Translate

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

女高中生的援助交際

日本女高中生的行為即便在日本也被當成是一種社會現象來看待,甚至在大學裡有專門的課題,留學生經常把女高中生作為日語討論的題目。高級日語教科書第一篇就是相關的課文,法蘭第一次寫日語作文亦是以此為題。

 

女高中生日語叫女子高校生(じょしこうこうせい)簡稱女子高生(じょしこうせい)。標準裝束是校服超短裙,標誌是裙子極短,都快到大腿根了。黑鞋白襪,有的會穿鬆動的白色襪套,冬天通常會加一條Burberry圍巾,商標一面向外。一年四季裝束皆是如此,冬天室外氣溫也就幾度,照樣是超短裙露大腿,凍得臉色通紅,大腿發白,看著都替她們冷。香港天氣溫暖,冬天多數是十幾二十度,但周圍卻多了港女又戴圍巾又穿大衣,當時就想別裝了 

 

日本的校服很普通與香港沒啥區別,裙子長度大約在膝蓋附近也不算短,在學校裡看起來沒什麼不正常,只要一出學校,女生馬上就把校裙往上面卷,三兩下就變成性感迷你裙了。相比香港裙子稍短一点就要打底,有的居然还穿PE裤,日本女孩子没有那么造作,露的就是青春!當然也得付點代價,有的為吸引眼球,無所不用其短,結果是上天橋擋後面,坐下來擋前面,日本本就多偷拍盗摄(とうさつ),這就自取其煩了。 

 

一般來講學校是不可以化妝的,淡妝勉強可以。出了校門,日本女生必備化妝袋,馬上精心打扮一番。於是乎超長假睫毛,眼簾黑白色,臉部深啡,頭髮茶黃,水晶甲長長綴珠片,手機上吊的多種飾物足有一公斤,各色中學美少女在鬧市留連說笑,這也是東京市街一景。 

 

夏天東京本來就很熱,裙子長短無所謂,冬天室內都有暖氣,室外時間畢竟少,堅持一下沒有問題,要靚不要命,並非日本是這樣。另外,日本有一種辣椒膏擦了以後腿會發熱,不感覺冷。最主要日法蘭對小孩遠沒有中國人般嬌縱,從小培養他們獨立,很小就自己上下學,冬天學校也鼓勵學生少穿多運動,男女一樣都是校服單衣,大冬天女孩子都是短裙,即使在苦寒的北海道亦是如此,從小習慣了就不覺得冷。 

 

提起女高中生自然回避不了援助交際的問題(えんじょこうさい),在日本這已存在幾十年了,司空見慣,已經算不得熱門話題。都說東洋人對性本就持開放態度,父母忙於工作,與子女缺乏溝通,年輕人貪慕物質享受,所以才援助交際賺錢。這也不儘然,日本社會富裕,錢可以向家裡要,而且日本16歲就可以打工兼職賺錢。調查顯示援助交際很普遍,很多女生家庭條件良好,沒有生活困難。家裡是乖乖女,學習也很好,根本不需要為錢去交際。當然,不能不說錢是主要誘因,日本物質發達,商業繁盛,各類商品可愛又吸引人,很多援助交際無非就是為了買部新手機。從另一角度講,她們想賺快錢,不依賴父母,買自己想要的東西,在當今社會也不能單純以世風日下,道德淪亡,貪戀物欲,出賣青春等純粹的道德角度去評價。 

 

援助交際分兩層意思,援助多指色迷迷的中年人,(えろおやじ),年輕人很少對援助有興趣,交際者自然是女高中生了。有時在週末或放學後,大群女生在涉谷中央街,晚一點在新宿東口留連,簡單搭訕一下就跟你走,然後是吃飯唱歌,娛樂後再盡興,最後付錢走人。記住留電話是禁忌,基本上是不見第二次的,省得麻煩!外國人或是不會日語的困難點,她們害怕不知道被帶到什麼地方去出危險,日法蘭多是禮貌懂規矩的。 

 

當年,一幫剛從香港來的學生想去涉穀,死活說就想開眼界,不為援助交際。法蘭早來日本幾個月為前輩,推辭不過只得答應帶去逛逛。大隊人馬居酒屋飽餐一頓後直撲渋穀。可到了那裡都八,九點了,時間太晚早就散了,轉了半天無非都是些夜場。出了中央街大家說分散看看,沒什麼也只能回去了。法蘭走不多時,前面突現两位中學美少女,坐在欄杆邊聊天,遂獨自上前搭訕道,一起去玩吧!(遊びに行きましょか),她们笑笑道,是吗?(え……

 

 

這在日本美女只要不拒絕也就差不多了。剛聊上兩句那幫傢夥就突然冒出來了,意思是要一起去。美少女看到這十幾條大漢花容失色,驚嚇之下轉身就走了。害得法蘭難得想援助一回,也沒交際上!

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